三山國王廟建於清乾隆二十五年(西元1761)間迄今已有240歷史,先民自大陸閩南度台至打狗〈高雄)驗此地有漁、鹽之利可圖,即蓋簡陋竹籬茅舍群居,並崇信勒封之三山國王迎移到此供奉,另據專家近年來完成的研究報告顯示,一般人比較陌生的「福建宮」移民,仍是高雄市鹽埕區開奠基業的拓荒者。洪敏麟先生在「台灣地名沿革」一書中記載,清康熙末年有漳籍鹽民20餘人,移民打鼓澳大竹橋庄瀨南場,形成鹽田村,後來又有粵籍移民遷來,至乾隆二十五年興建三山國王廟,為今日鹽埕區濫觴。
另據發表在「高雄文獻」及「鹽埕的拓殖與發展考」兩篇研究報告文中指出,清康熙四十九年(西元1710年)由官府招集鹽丁20餘人,在「打狗鹽埕」後來改名「瀨南場」,乃是鹽埕區最早定居的拓荒者。乾隆中期放寬海禁後,遷入鹽埕墾殖的移民日漸增多,加上該地原居留者的繁衍,人口數急遽成長,乾隆二十五年打狗鹽民聚居地已稱為「鹽埕庄」群議建築小廟,做為鹽民精神寄託之所,並迎奉原鄉「三山國王」為鹽埕庄部落的守護神。乾隆五十九年(西元1795年)道台蕭晉期募建,並贈匾額「咸濟群生」一面。到了道光十四年眾信徒倡議募建,經「瀨南場」甲頭眾晒義會全體會員全力支持改建,並由該瀨南場眾晒義會贈與「三山國王」匾額一面,迨至清咸豐年間,治台知府洪敏深贈獻「海上福星」匾額一面;光緒八年(民前29年)經庄民謝道倡議重修。光緒三十一年(民前6年)廟董林界(即鹽埕區長林迦之父)及蔣吉、洪羅、蔡昧、陳藝、胡知頭、黃亮、陳再興、蔡媽基等再提議重建。
民國三十一年(昭和16年)爆發大東亞戰爭,日人視本省為其殖民地,強迫台胞改日本姓名,講習日語改變思想,灌輸日人皇民化精神,視各地廟宇神像妨礙其政策之推展,乃大肆搜索各地廟宇,將所有神像集中予以焚燬,本廟為避免遭受厄運乃暫時將三山國王等神像俸遷迴避,而改奉祀「觀世音菩薩」,廟名亦改為「壽山寺」,至台灣光復後始迎回三山國王等諸神,並回復正名、民國三十五年(西元1946年)成立重建委員會,拆除原有舊廟重新擴大建廟,至民國38年元月始完工,後廟內亦增加設備、修飾,遂成今日之規模。

三山國王
三山者,廣東省潮州府揭揚縣霖田都阿婆墟,巾、明、獨三山也,三山國王即巾山國王姓連名傑字清化(大王),明山國王姓趙名軒字助政(二王),獨山國王姓喬名俊字惠威(三王),三人皆南北朝時宋文帝劉元嘉年間(西元前1468年)本為異姓結義兄弟,原籍廣東潮州,時四方賊寇群起作亂,三位結義兄弟合力平寇,前後又有救駕功蹟,不思仕途,功成身退,高節亮風,時天子仰其德,乃褒封為「三山國王」,壽終為神,常顯靈保國佑民,故各地均感德而立廟奉祀之。其壽誕為農曆二月二十五日。

水仙尊王
水仙尊王為三官大帝之「下元水官」。據史書所載:「禹採疏導法,疏九河(指徙駭、太史、馬頰、覆 、胡蘇、簡、絜、鉤盤、鬲津)淪濟、漯而注諸海決汝、漢,排淮泗而注之江,終於完成了治水的大業,後人因大禹治水的豐功偉績,崇為「水仙尊王」,其壽誕為農曆十月十日。

李府千歲

李府千歲是代天巡狩五府千歲之一,俗稱王爺公,相傳唐明皇為考驗張天師的法術,令新科及第的三百六十進士,匿藏於殿中的地下室吹打笙鼓,然後問張天師有何法術使此幽明莫辨的妖音息絕。張天師唸唸有詞,拔劍揮空,音響突絕,帝感怪異,令人往探,始知眾進士已氣絕身亡。眾進士的英魂上天鳴冤,玉皇赫然震怒,普降瘟疫神到人寰,疫病大作,民無寧日,旋憐民生塗炭,遂令眾進士英魂下凡,悉數收除瘟疫神,從此人民才得安居樂業。

眾進士亦以功奉玉勒誥封為代天巡狩,但其誥榜裝在竹筒飄流海上,仍無人知悉,偶然中有一乞丐,瞧見海灘有一竹筒飄蕩,撿拾它打開筒口,突起一陣風把誥榜吹走了,竟吹到金鑾殿上,皇帝看了以後,始悉經緯,並深悔自己過失,全部晉封為王,但因擔心如三百六十府的千歲,從此悉數齊享廟食,百姓將為「拜拜」耗盡財力,遂指定李、池、吳、朱、范五府永駐人間享香火,其餘「遊縣食縣、遊府食府」稱大千歲,每年依次輪流奉迎神駕膜拜,李府千歲壽誕為農曆四月二十六日,依例在頭前港(愛河邊)舉行「請王」、「送王」儀式